ゆり
台灣台北人
cos、舞台
あんスタ沼、弱虫ペダル
Knights 、司推し、凛緒媽

 

[大和守安定中心] 不存在的沖田總司-1

不知道再打甚麼 我只是想打虐文

希望有HE  有機會大概會印個無料

-

「沖田君很溫柔」

「沖田君很強大」

「沖田君很令人敬佩」


說著這些話的同時我幾乎已經忘記沖田總司的長相跟他確切的個性,我只憑著我微弱的記憶去誇讚我心中的沖田君。

一如既往在旁邊擦著指甲油保養他那雙纖細的手,加州清光還是一點都不在意沖田君的事情,這不免上了一把火。為什麼這個人即使得到了主人的庇佑跟恩惠變成人形還是一樣討人厭?

看的不高興伸出腳去頂加州清光的背後。他沒甚麼反應的繼續保養他那雙手。


真是無趣。 大和守安定站起身往本丸的大廳走去。


「池田屋事變嗎?」
「是阿…不知道要不要派安定還有清光他們出去呢…」
「主上您是怕他們兩個會有難測嗎?」
「除了這點…還有就是…」
談話到一半安定從大廳外的走廊走近廳內,講話到一半的審神者跟一期一振突然不開口,被迫中斷。

「您們在說些甚麼呢?」
安定拉了坐墊正坐在審神者跟一期一振的對面,端詳面前兩人的臉色。

我有聽到他們…似乎説著池田屋?

「不,這…」審神者正想著要怎麼回答的時候一期一振插話
「我們在説著這次出陣的配置,你有甚麼想法嗎?」
「如果是池田屋的話,我認為派新選組的成員出去比較好唷。」
其實大和守安定剛剛在外頭聽的一清二楚,也明白審神者欲言又止的原因。

「如果安定都這麼説的話…那我這次就派你們出去吧。」
「是。」露出滿意的笑容,大和守安定站起身來把坐墊放到旁邊。「那我先告辭了。」加快腳步離開。

本丸里有個不成文的規定,不管是哪個本丸都是。

附喪神如果觸碰到以前的人想起大多數的事情的話,那他們會被強制斷刀。傳説這是為了保護審神者的一個機制。假使附喪神想起過往的回憶,那他們便會開始產生其他心境,開始對以往的生活感到懷念不能效忠目前的主人。有的甚至會闇墮。

為了避免不必要的事件發生,一旦發現他們就會被送上本丸的神殿強制驅逐。


大多數的刀劍男子其實心裡大概有數,但也不會特別要去提醒對方必須小心注意。大家都只是為了自保罷了。


但即使明白,我還是想見沖田君…和他說上話也好…


「安定,你發甚麼呆?]加州清光伸出剛擦上鮮艷紅色的手,拉了前面藍髮的同伴。

「清光…?]「別發呆了,要出陣了]

「是啊…大和守さん,我們一定會成功歸來的。]一旁的堀川國広拍著旁邊的隊友。「對吧,兼さん!」

「哦,國広。]長髮在風中飄逸,本丸的風鈴聲四起。



「出陣!]長曾彌虎徹高喊著似乎再宣揚此次出陣會有一場勝仗。

新選組的羽幟在本丸的風飛揚的同時他們出發了。



「沖田君,等等我…」




因為那時候,被選擇的人不是我。

---- 待


March
20
2017
评论(2)
热度(10)
© ❀ゆり | Powered by LOFTER